他们是谁?如何传染? 无症状感染者之谜

他们是谁?如何传染? 无症状感染者之谜

无症状感染者并非是新概念,“伤寒玛丽”的故事已成为经典案例

“她不用开口 ,我们都感同身受”——武汉的九百万种心碎

“她不用开口 ,我们都感同身受”——武汉的九百万种心碎

“真正了解的人是不忍心去碰的,就好像刀子刚刚插进去,你是不能断然把刀子马上抽出来的。”

家禽养殖业自救 | 战“疫”

家禽养殖业自救 | 战“疫”

饲料短缺时,放牧这种原始的饲养方式在疫情时期重新出现,成为一些家禽养殖户自救的办法。“好消息是,中粮援助的玉米饲料全部都来了。”胡秉豹认为情况正逐步好转,鸡苗已陆续可以在省内运输,只等省外运输恢复,这样“生意又能活过来”

武汉协和医院主治医师李琦:在重症隔离病房成功抢救一位突发“脑疝”患者

武汉协和医院主治医师李琦:在重症隔离病房成功抢救一位突发“脑疝”患者

我们判断,等待复杂的流程转运到手术室,怕是等不及了。我们决定,把病人所在的单间隔离病房,作为临时手术室,直接在床边做微创手术。 如果用电钻,病人的骨末和血液的飞沫,会扩散得到处都是,对在场的医护人员,以及整个病房来说都很危险。所以只能用手钻,可以控制钻的速度以及用力的程度,尽量减轻喷溅的程度。

又一天——武汉封城后一户人家的日常生活

又一天——武汉封城后一户人家的日常生活

五岁半的盈盈已经连续22天没有出门了,她对着门手拍脚踢,“你看外面的病毒多可怕!”妈妈拿着手机给她看上面的新型冠状病毒图,她一把夺过手机,端详良久,“这是绿太阳!”

<
>

要闻

推荐